感情專區剖析

每次阿義來我家,看他一臉春風蕩漾的樣子,我都拿假笑的臉給他看,但他一點感覺也沒有,完全愛昏了頭。
後來,我在醫院巧遇被他嫌棄的老婆,她孤獨地靠在牆邊,彎著腰唸唸有辭,雙手不斷輕搥身體。她語詞不清的告訴我,渾身不舒服,車禍後又多了癲癇症。我想,除了身體不適,她的心情應該也已到崩解的地步了。

退休後拋妻棄子
以前阿義是在外地上班,每個月回來住個3、5天,老婆負責照顧3個小孩,10幾年來夫妻偶有磨擦,忍一忍就過了。
但退休後不到半年,阿義就搬離家庭,自己去過快樂的單身生活了。他抱怨老婆無知、說話不溫柔、不疊棉被、剩飯和著生米一起洗、垃圾沒有每天倒……等,反正就是不合乎他的標準。
我自從去醫院看到他老婆後,想到這個離家出走的男人曾說過:「要達到某些目的,必會有所犧牲。」而犧牲的就是那3個年幼的小孩,我的正義感像野蔓藤一樣,快速蔓延。
逮到一個他又來炫耀的時候,我結結實實地唸他,她做的方式你不滿意,那就自己來,反正退休了,什麼沒有時間最多;你不在家的日子,她認命的在家帶小孩,像自囚一樣幾乎不見她串門子。
我更提醒他,外遇只是缺乏理性的男歡女愛,當熱情的火燄消失,就是再回到你與老婆正在走的現實生活路。你離家出走這麼久了,她還是過著,你還在外地上班時一樣的生活,除了等你回頭,別無它法……。
阿義漲紅了臉,外子對我猛使眼色,為了替他保留一點顏面,我只得停止了野蔓藤的蔓延;衷心盼望這片野蔓藤,能蔓延至阿義的婚姻中,再現幸福生機。

 

梁玉琴╱台東(自由業)

本文轉貼至壹蘋果網路